关于旅行中“人”的共享经济——即游客到一个地方旅行的时候,能够有当地人来带着玩儿,这些人有趣有个性还有闲置时间——这样的创业项目不少见了,有人看好,有人唱衰,看好的人大都是共享经济的拥趸,唱衰的人也多半是担忧服务不可控等问题。 此时我也会想到,当Airbnb出现的时候,YC起初也不以为然,而Uber在全球扩张,到现在都还阻碍重重,而如果以共享经济趋势的前提,我倒是希望未来当地人的共享平台是能work的,因为总有人想要在旅行中结交有意思的人,透过他们的故事透视一座城市,而且这样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多。 前面提到这样的平台不少,近日上线脆饼也是其中之一(已完成数百万天使轮融资)。在供给端,他们通过城市合伙人的形式去收集当地人,平台称之为insider发现者,即在当地找到一个KOL式的人,将其发展成为该城市的负责人,通过他的影响力再去辐射一批人。 这些人会经过两道审核,当地负责人或团队审核后,总部再根据定价等情况二次审核。到目前,脆饼旅行已经开通了中国台湾,拥有数百名insiders,有着“用摄影留下你和台湾的每一刻”、“在高雄滑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”、“探索台湾最美大学”等一些特别的线下活动。 问及为什么先布台湾这个地方时,脆饼旅行的创始人,同样也是大疆早期投资人的王悦告诉36氪,大疆的无人机起初也是先面向国外消费市场,然后这种新兴产品才逐渐影响到国内人群,而中国台湾相比大陆来说,聚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,会是一个更加国际化的地方。脆饼旅行如果单刀直入中国用户市场,可能前期效果并不理想,因此想取大疆的市场经验,先从国外游客市场入手。 一般来说,聊完供给层面的东西,我会习惯去质疑创业产品怎么去获取用户,但是像脆饼旅行这样模式的创业公司,显然面临最大的,也最需考虑的挑战还是在资源和产品这两块。而在听过两面说辞之后,个人对这一类的模式也有一些考虑—— 社交or服务 每当旅游项目关乎当地人时,总会听到创业者这样说: 1.当地人才最知道怎么玩儿 2.当地人知道最实时的信息 3.当地人更有人情味更有意思 4……. 而当地人最大的争议就是在服务不可控了,那么回到做产品的原点,其实创业者需要考虑的不外两个选择:核心是要做社交,还是要做服务?因为这不光关系到资源的选取,也关系到整个平台的气质和理念。 选择服务优先的,我们就看到了丸子地球、鲜旅客等这样一类以汇集境外导游的平台(严格上来说不算是共享经济),相对来说导游服务是标准的、可控的,且起量相对容易。这样的平台,面向的人群更可能是情侣、亲子、家庭等注重安全、周密性的人群,如果做得好的话,未来可能产品从导游向前端延伸,做一些行程规划类的服务等。 不过担心的是,这种标准化的服务巨头也容易做,或者说,已经在做了,而且导游是逐利的,他们看重的是收益而不是哪个平台。可能臻享汇比较特殊一点,他们强调服务,但面向的是高端人群,用的不是导游,而是全球各领域的KOL。 如果是社交至上,那么肯定就不是找导游。而做当地人所需要的问题便是:服务质量不可控、时间不可控、起量比较难等等,这之中要去考虑的点感觉会是:找怎样的当地人、怎么收集和审核、匹配效率、量化服务价格、用户与当地人的沟通渠道、评价机制和奖惩措施等等。(喏,我不是PM,这些点就只能是抛个砖引玉。) 而这种平台面向的人群更可能是个人出行,或朋友之间结伴出行的用户团体。除了脆饼旅行,还有8只小猪、你来出境游、Tagalong等等,如果做起来了的话,社交机制未来或许能打造出一个生态,从人的共享经济衍生出更多旅游周边服务。嗯,说得好听,下面想谈谈围绕当地人的一些考虑吧—— 体验关键在“人” 用户在使用APP的时候心理流程我想是这样的,先看到这个人和它的产品(焦点可能还是在路线主题),然后打开看详细安排,会看重这个人的职业背景等是否和自己match,最后定价可能会持有一票否决权。 感觉这会是围绕筛选“当地人”需要去细化的点。而且据我听到的一些业内前辈的看法,感觉越是精神层次越高的人,对人的level越挑剔。在此我想,如果这些当地人是邀请制的会不会比较好,就像CouchSurfing除了审核身份证件等,还会有担保人一样。据了解,8只小猪就是通过类似邀请制的线下模式获取当地达人。 而定价这块,打车有公里数作参考,住房有房租作参考,那么当地人服务定价怎么量化才能让双方都满意呢?还有就是时间,有人会觉得共享的模式其实时间很不能保证,旅游有淡旺季,当地人只分工作日和周末,除了提前预定还有什么方式去保障么? 到了行中体验过程,体验好坏想必会来自买卖双方的主观感知,平台能做的大概还是在前期1)获取足够多合格的当地人,2)获取双方更多的信息,提高匹配率;再就是体验后,保障用户有一个良好的反馈通道也很重要,借用一个观点,如果是要当地人来担起服务责任,那么这类公司就是在建平台,而如果公司出面承担用户体验责任,那么就是在打造品牌。 最后,有时候我会疑惑,为什么共享人的这种事儿,不是捧红了猫力等一批旅行达人的穷游来做呢?他们也有一批常驻海外的用户,能花时间来精心编辑一部《穷游锦囊》,即便是作为“爆款”做营销也能赚得眼球吧。而另一方面,正利用社交数据分羹旅游市场的新浪微博,一方为世界邦贡献达人资源,一方又和阿里旅行做了一个“蜻蜓客”,它又会这个市场的发展带来什么潜在影响呢?